启点外汇

遭遇关键技术点位拦路虎,三大事件难助金价真正脱困

来源:启点外汇编辑:启点外汇时间:2018-08-22

  8月22日亚洲时段,现货黄金开盘后震荡上行欲重回千二整数关口。昨天在打至1195的三重阻力位置后如期出现回调,欧盘时段最低探至1187附近上升趋势线的支撑,随后受益于美指反抽无力持续疲软,金价刷新8月14日以来新高。

 
  从基本面信息来看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认为收益率曲线可能倒挂暗示的经济衰退征兆不得忽视,而特朗普贸易政策风险给企业成本增加的负担,以及土耳其等新兴市场的风险可能迫使美联储重新考虑逆全球化的收紧货币政策是否适宜。
 
  尽管9月加息几乎板上钉钉,但12月再次加息尚存悬念,而在3-4次加息达到中性利率后,美联储很可能暂停加息甚至在半年内开启降息操作以对抗税改红利边际效应的递减。
 
  日内需关注美联储8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从明后两天期欧洲央行7月货币政策纪要、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等事件陆续发酵,各国央行行长的发言措词以及前瞻指引可能加大金价波动。
 
基本面信息分析
 
☆特朗普炮轰美联储未必是真的希望弱美元☆
 
  特朗普本周又在抱怨美联储没有去实施廉价的货币政策,他认为联储的加息、缩表策略可能会影响经济复苏增长。在美国极力对外争取权益实行关税壁垒的建设时,正是因为联邦基准利率的走强,以及缩表带来的美元流动性枯竭,使得美元处于较强势地位,也成为替代黄金的避险资产。
 
  而强美元一定程度上削减了征收关税的影响,使得贸易逆差的扭转变得困难。因为目前美国仅是对钢、铝征收关税,而对于中国的共计500亿美元(340亿美元已经在7月6日实施)输美商品的关税征收更多包含的是工业机械和电子设备,并未直接影响到居民消费生活水平。
 
  虽然特朗普推崇低利率和弱美元理念但实际一直享受着资金涌入美债市场填补财政支出扩大的利好,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和2年期国债收益差值在本周一仅有23个点,创下2007年8月以来的最小值。
 
  加息更多的是提升短期国债利率,而对于长期通胀的预期以及资金青睐于美债等安全资产的购买限制了长期国债收益率的上涨,也降低了其融资成本,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强美元不一定是一个坏事。
 
  特朗普此举极有可能是在为其寻找替罪羊,随着税改红利的逐步走弱加之不断上升的利率环境,美国的GDP增速二季度达到4.1%的靓丽表现后可能出现放缓的动作。那么这个时候摔锅给美联储,而不是自己的政策执行导致美国经济可能出现拐点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为了打击高油价,特朗普在10月1日-11月30日释放了1100万桶的战略原油,这也是为了应对美国国内高企的汽油价格,好让其所在的共和党在参众两院保持绝对控制地位。
 
  这一招和当年的尼克松政府很相似,当时尼克松也干预了美联储的独立性,使得美元贬值提升出口,促进经济,这样做的好处是他赢得了不懂经济学选民的支撑,因为GDP确实在短期提升。
 
  但最后造成了严重的滞涨问题,通胀高企又需要加息抑制进一步打击了经济发展。如果特朗普在2020年想谋得连任,单靠基建、减税是难以长久支撑经济发展的,而在当下他一边享受强美元带来的好处、一边又进行舆论抨击其实是十分矛盾的。
 
☆达拉斯主席喊话关注收益率曲线和新兴市场问题☆
 
  达拉斯主席卡普兰(2020年才有投票权)在周二的一篇论文中表示,再加息三到四次就会达到中性利率水平,现在的联邦基准利率是1.75%-2%,也就是2.5%-3%这个区间内,推算下时间如果今年顺利加息两次,那么明年至多加息两次将触及这一心里位置。在达到中性利率后,美联储有必要对加息政策重新评估。
 
  他还强调要留意收益率曲线倒挂的信号,尽管2008年的QE使得该指标失真但在过去50年的事实证明,在发生这一现象后,经济开始发生衰退。
 
  所以言下之意是对于今年的四次加息还是存有顾虑,虽然从6月公布的点阵图来看,支持年内4次加息的人数为8人多于1人同意年内3次加息的人数,不过由于贸易政策风险升级以及新兴市场土耳其、巴西的经济风险加大,美联储可能会放缓加息步伐。
 
  9月份可以预计到如果美国对中国2000亿商品征税(主要都是消费品、自行车、婴儿用品和百姓生活相关的),那么到时候输入性通胀会非常明显。
 
  而美国的劳动力市场笔者也多次提及,招不到合适的高端人才所以工资增速一直是保持在2.7%没有上升,储蓄率的降低、消费支出的不平衡可能从内部放缓这个70%经济增长靠内需拉动的国家。
 
  另外,从表面上看美国是置身于全球风暴之外的,但新兴市场若以局部范围扩散爆发形成系统性风险,那么对于发达国家商品贸易、服务、投资都会有较大影响。
 
  美联储究竟怎么看待这些问题,需要本周的全球央行年会指引方向,在之前鲍威尔的态度一直是坚持美国经济强劲,风险大致平衡的措词。
 
☆美国外交缓和是主力金价反弹的因素☆
 
  关于贸易局势方面,为制裁而制裁绝不是特朗普的最终目的,迫使偏离美国制定的谈判路径的对手回到谈判桌上才是关键,如果有幸看过其撰写的《交易的艺术》那么你会了解他如何以一个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购买了一架飞机。
 
  事实上,近阶段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在和各国漫天要价后,并适当实施制裁后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分各谈判、逐个击破。
 
  例如,本次中国商务部副部长访美是美国那边发来的邀请,而在今天早间据外媒消息称美国和墨西哥可能在当地时间周四达成口头上的北美自贸谈判(NAFTA),受此影响美元兑墨西哥比索跌逾1000点,从18.9429跌至18.8422。市场预期加拿大也可能紧随其后达成协议,所以也有小幅的跟涨。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受到特朗普指示去进行汽车关税问题的调查,在本周二接受其采访时他表示,不能确定征收汽车关税的报告会不会在本月底发布,给出的理由是有大量企业成本、供应链文件需要审阅,在7月的时候他提到现在讨论是否征收汽车零部件关税还为时过早,这预示着特朗普的汽车关税计划还要搁置一段时间。
 
  因为本轮的黄金就是大宗商品的属性,只有战争和恶性通货膨胀时,黄金才会成为香饽饽,而贸易战引起的美国经济独强只会使得黄金失血。对新兴市场经济增速的悲观预期,使得大宗商品需求降温,黄金并不能走出独立行情,但一旦风险偏好回升或者说市场上资金流动性充足那么黄金反而会受益上涨。